新华网首页银河国际娱乐官网国际财经高层理论论坛思客信息化房产军事港澳台湾 图片视频娱乐时尚 体育 汽车科技食品
近日,2018京津冀产业转移系列对接活动的启动仪式在河北雄安新区举行。活动中,就京津冀产业协同的创新探索等问题,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产业结构调整处(区域合作处)处长唐建国接受新华网专访。
精彩观点
唐建国
1
唐建国

合作共建产业园区是京津冀产业协同的重要经验

合作共建产业园区是京津冀产业协同的重要经验
合作共建产业园区是京津冀产业协同的重要经验
合作共建产业园区是京津冀产业协同发展的突破口和抓手,通过集中选一些有特色、有条件的承载地,让它们率先产生成果,发挥示范和集聚作用。几年来,涌现了北京(曹妃甸)现代产业试验区、北京·沧州渤海新区生物医药产业基地、北京张北云计算产业基地等一批创新产业园区或开发区,切实发挥了各自的资源禀赋优势,推动产业协同发展步入快车道。
我们都知道,首钢京唐项目在曹妃甸落地,物流、港口、运输等上下游的产业都跟着起来了。北京城建重工的新能源汽车项目也选择了曹妃甸,因为汽车产业需要用到钢,正好形成配套。之后,电池、电控、汽车服务等汽车周边产业,也会慢慢地聚集起来。
我认为,我们是在打造产业的丛林,原来可能就是一片荒漠,我们种植了几棵产业的“大树”,慢慢地,这些“大树”相互连接、共同成长,最后成了一片“森林”。随着产业生态的丰富,那么,产业创新就越来越活跃。
1
唐建国

产业疏解转移需要推力、吸力和动力三力统筹

产业疏解转移需要推力、吸力和动力三力统筹
产业疏解转移需要推力、吸力和动力三力统筹
推力、吸力和动力三力统筹是做好产业疏解转接的关键所在。对于不符合首都城市战略定位的一般性产业,北京作为疏解地,已经初步形成一定的政策和市场推力。比如制定实施新增产业禁限目录,明确产业发展的负面清单;调整水电气热等生产要素的阶梯性价格,企业如果没有足够的创新能力和附加值,仅靠原有的粗放式发展模式,是难以支撑的。同时,也有一些政策性的引导,对于一些适当的产业项目,如一般性产业疏解、科技成果转化或产能扩张,鼓励企业面向津冀和对口扶贫协作地区进行跨区域布局,与北京市形成产业链的合理配套。
承接地就要从吸力上下功夫。比如北京的一个企业要转移出来,到底是落在唐山还是沧州,或者是天津,这时候承接地的吸力就非常重要了。比如张家口的坝上地区,海拔高、温度低,适合大数据企业,这是地利优势。再来说钢铁产业,因为钢铁进出口依靠海运,大都是沿海布局,那么天津滨海新区、沧州渤海新区还有曹妃甸新区都有地利优势,这时候就要看软环境了。
企业自身要有动力。有的企业很主动,自身想发展,有在京津冀区域铺开产业链的诉求,这样的更容易转移疏解。有的企业可能比较被动,不得不转移出去。
1
唐建国

政府和行业组织共同推动产业转移

政府和行业组织共同推动产业转移
津冀两地在承接北京产业疏解转移过程中更加务实和理性,很多地方政府下大力气去改善营商环境,为北京企业量身定做产业政策,给北京企业走出去创造了好的条件。
同时,我们也会注意到,市场机制在推动产业协同发展中开始发挥作用。几年来,很多专业化的企业、行业协会站出来,有的做专业的园区运营商,有的专门为招商引资做中介服务,在推动产业项目转移落地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